[天津]天津农村产权进场交易观察:922%溢价率是如何实现的

  “房屋挂牌价格450元/年,成交价格4600元/年,溢价率922%”,8月28日9时开始,经过44分钟的网上竞价,天津市蓟州区西龙虎峪镇龙前村砖厂沟东约1000平方米房屋使用权在天津农村产权交易平台上拍出了出人意料的高溢价率。

  该处房屋是龙前村的集体经营性资产,因为历史原因多年来一直被闲置,这次竞价交易后终于被盘活。而就在这处房屋竞价的两天前——8月26日,紧邻的其他三处同是集体经营性资产的房屋使用权也分别参与平台竞价,溢价率达到2%、300%和10%。“这一下让村集体经济每年增加17万元的收入,真是解了村集体干事缺钱的渴。”龙前村党支部书记王守权说。

  龙前村集体经济收入近些年一直不高,这让王守权带领村干部干事时总有点儿底气不足,而现在,手中有钱,他的心里踏实了许多,“马上就要抗旱,往山上的林地开泵送水可得花不少钱,这次平台竞价真是一场及时雨,开泵的钱村里能自己解决了。”

  “过去农村集体资产资源处置比较随意,处置不规范不透明也容易引起老百姓猜疑,影响干群关系和基层治理。”西龙虎峪镇党委书记杨卫国说,“现在将农村集体资产资源经营权使用权流转进场交易,通过电子平台公开竞价,有效遏制基层‘微腐败’,提高交易的公信度,老百姓‘明白了’,村干部‘清白了’,解决了基层治理中的许多矛盾。”

  在蓟州区农业农村委员会副主任李文苓看来,农村集体资产资源经营权使用权流转进场交易对于全区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具有特殊的意义。他告诉记者,蓟州区是库区、山区、革命老区,很多村庄的集体资产资源一直“沉睡”,有的私下流转,价格被压得很低,制约了集体经济发展壮大。通过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摸清了集体家底、明晰了资产权属,再实行进场交易,让市场发现集体资产资源的合理价值,有效盘活了“沉睡”的资产资源,实现保值增值,并推动农村发展新产业新业态,让乡村产业振兴有了好盼头。

  龙前村的获益,是天津市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建设发展的一个缩影。天津市农业农村委副主任陈汝军介绍,近年来,天津市把盘活农村资源要素、助推集体经济发展、助力农民增收作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重要目标,着力推进市场体系建设,丰富产权交易品种,提升市场服务功能,先后出台《关于加快健全完善我市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的意见》《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管理办法》《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区级分市场、乡镇工作站建设标准》,对全市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的基本原则、交易品种、服务内容、平台建设标准以及市场运营管理作出了具体规定,建立了12个市级部门参加的市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建设发展联席会议制度,从市场运行、风险防控等方面加强对市场建设发展的监督管理。

  “市场的主要交易品种已经涵盖农户承包地经营权、农村集体资源性资产经营权、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使用权、林权、农用生产设施设备使用权、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小型水利设施以及农村建设项目招标采购,实现了统一规则制度、统一交易系统、统一信息发布、统一交易鉴证、统一服务标准、统一监督管理。”天津市农业农村委政策与改革处处长高宝东告诉记者,“目前,以天津农村产权交易所为龙头、各级农经机构为依托、覆盖全部涉农街镇、制度规则统一、信息互联互通的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已经全面建成,成为优化农村资源要素配置、助推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

  农村产权类型多、权属关系复杂,产权交易专业性强。为防范风险,保护农民权益,天津市农业农村委制定印发了全市统一规范的《天津市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规范交易行为。同时,依托三级市场服务体系,每个区都有专人负责、层层指导、跟进服务农村产权进场交易。“有规范的合同,还有专业人士指导,进场交易行为规范了,矛盾纠纷和隐患也就减少了。”天津农村产权交易所董事长夏龙江说。

  如今,农村产权进场交易在天津农村改革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突出,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农民认可。据天津农村产权交易所总经理张凯介绍,今年1月至6月,各类农村产权进场交易590笔,同比增长105.57%,超过2018年全年交易量的41.83%;截至2019年6月,7年来农村产权进场交易累计为村集体增加收入2.11亿元,带动6.52万户农民每年每户增收588.71元。